目前日期文章:2012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石素英老師的回應: 

我看了這部片子,最後我很感動的是「找回太巴塱部落的靈魂」。我在2011年的春天有到太巴塱。片中一位巫師是我們過去一個同學的家屬。那個家族中有基督教,有天主教,其中還有一位在執行巫師這個角色。我很有興趣想知道為何一個天主教徒還在執行巫師的職務。

 我後來看了丁立偉神父從實踐,就是牧靈關顧的面向去做全省天主教調查。他做原住民調查時調查了巫術的執行與天主教的關連。身為天主教徒但仍執行巫術的有三種情況。一種情況是他呼求的神奇是祖靈,他呈現出來的巫術和過去傳統完全一樣。有一種是他的巫術不在乎靈力是從哪裡來,是從耶穌基督來,是從上帝來,或從祖靈來,那不是巫師關注的焦點,他的焦點是那巫術有沒有成功。第三種是巫師在做巫術時呼求的靈是耶穌基督。這三組的巫師都是天主教徒,他們都很清楚地認知,天主教神父在望彌撒時他們所信的神奇是什麼。這讓我關注到天主教在本土化的過程中有一個部分是有模糊地帶的。我在台東卑南族牧會的時候,我的部落有喪禮時我們是到喪家共同哀悼,如果是到天主教家庭,其實是有拿香的。在天主教本土化過程中對神靈的容忍度比較高,有較多混合。

 在「讓靈魂回家」這部片子中我看到太巴塱部落在日據皇民化過程中kakita’an祖屋、祖靈崇拜和巫師祭儀這些傳統都被壓制,光復後基督教進入部落,但部落的傳統文化並沒有得到一個好的處理。換言之,就是基督教沒有完全定根在原住民的文化當中。原住民儀式反而是和漢文化有掛鉤的型態。我會覺得用後殖民的思維比較能夠對話。

returningsou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讓靈魂回家」台灣神學院放映和座談

時間:2012年 3月20日晚6:30

地點: 台灣神學院活動中心

出席來賓:胡台麗導演

returningsou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師你好,我是今天參與你在台大總圖播放「讓祖靈回家」與會後再與你小聊的哲豪(kasi)。這部片,讓我從總圖走回宿舍的路途中,內心感動依舊無法消退,甚至趕緊和屏東的家人問候與分享今日觀片後的心得,或許我真的是容易感動的人吧。我喜歡老師敘述故事的張力,讓太巴塱的神話故事更有生命力,也讓kakita'an家族的生命史透過影像的方式,漸漸地讓文化及語言復振與發酵。

        身為部落青年的我,看了這部片有三種心情,是矛盾、交雜的、期待的。矛盾是因為,看到片中過去的長輩,因為不同殖民文化的洗禮,讓部落過去共有與集體的價值觀漸漸的遺忘,甚至質疑那共有與共享的美德。原來重建家屋,需要帶來這麼多複雜的不確定因素,而這些因素也反應了每個原住民部落都存有的政黨政治結構性問題,與外來宗教文化的批判。迎祖靈回來,歷經的原來不只是家族間的內部心理爭戰,也捲入外部團體的權力施壓。矛盾的是青年,也是部落的長者,矛盾的也有可能是受到其他價值觀影響的中生代族人。交雜的是一位高中為了求學與競爭,被迫遠離屏東的家,到花蓮讀書,甚至最後來到了台北的我。我看了這部片,讓我看到片中Fuday和一些太巴塱部落年輕人的精神。起初,只是單純地迎祖靈回到家屋,而之後的演變卻面臨許多不可預測的問題。我看到的不是問題本身,而是這些青年如何在問題中尋求集體共識與凝聚力量,一種單純的態度,只為了讓部落更凝聚與讓文化延續,而不強調個體。我看到這些交雜的原因,不是個人能力可以解決的,是相互的、背後有文化價值,也讓我更認識阿美族年齡階級中強調的階級責任。我在部落帶活動的時候,總是遇到如何把部落青年串聯起來的問題,有時在想是我本身,還是社會本身?但我還是樂觀的,爸爸就說有多接觸和參與。如同片中Fuday,在過程中不斷地接觸與溝通。這些都是身為青年的我,看到的感動。期待與樂觀的心情,也是這部片帶給我的,期待它對我有所衝撞。如同老師您說的,精神要有。

 

returningsou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101年度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專題演講場次(一)

讓靈魂回家》放映活動暨映後座談會

活動日期:101年3月15日(四)

活動時間:14:00至17:00

returningsou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