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誌紀錄片讓靈魂回家首映座談會引言人胡家瑜教授發言記錄

             20111210日,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

    各位遠道跟近道來的朋友,大家好。今天我非常謝謝胡台麗老師邀請我來擔任引言人,讓我有機會先睹為快看了讓靈魂回家這部片子。這部片子很感人,其實需要有一點時間平復一下情緒。我必須要說非常佩服胡台麗老師花了那麼長久的時間,拍攝、記錄的歷程。這部片子有很感人的故事、精采的畫面,和很豐富的一些議題可以討論。今天有很多片中談到的參與祖屋重建的重要人士在場。這部片子我覺得其實有一個很重要的主角,就是Kakita’an家的祖屋,還有刻繪著祖先圖像的柱子。從這個主角開始出發,我們看到後續衍生的這麼豐富的故事。我們過去常常會覺得說,「物」好像是沒有生命的,可是我們透過這部片子,反而看到「物」有那麼豐富的生命。我今天想從幾個角度來談。

    第一,看這部片子的時候,一開始便感受很大的衝擊性的是用民族所博物館裡面收藏的太巴塱祖屋的木雕柱當成一個切入點。第一個層面會引發博物館保存的文物與部落的文化傳承關係的討論。這對目前與原住民文物收藏有關的博物館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議題。有的時候也會產生有點緊張的關係。你可以看到,影片前半部有一些協調過程,而這些協調過程也反映當初文物收藏的過程。重新檢視時,好像那個收藏的過程不見得都溝通得那麼好;也就是採集文物的過程,有的時候沒找真正的、適當的代表人,或者是在沒充分溝通狀況下將文物帶回博物館。即便經過充分的溝通,博物館對於文物保存的想法,亦即希望把「物」留存下來的想法,可能跟部落裡面臨的文化要繼續傳承的意義不太一樣。我們看到這部片子非常有意思的就是,這個協商的過程最後達到一個很溫暖、感人而且很有創意的一個結果:部落請了博物館保存的文物的祖靈回去,而這個文物還繼續放在博物館裡面。這個例子其實我想非常特別,放在全世界博物館文物跟部落的文化傳承關係來講,這可能都是一個很值得去探討的例子。這是一個非常有創意的結果,在博物館和部落兩方面都可以看到Kakita’an家祖柱在持續它的生命。

returningsou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